中华自然医学宣言

医道反思

19 世紀以來,隨著實驗生理學和細胞病理學的出現,以及解剖學、微生物學和免疫學等生物科學體系的形成,誕生了以生物化學醫學(bio-chemical medicine)模式為主的現代西方醫學。加之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頒佈的一系列醫學政策的影響,在全球範圍內,眾多的自然醫學(natural medicine)和傳統醫學(traditinal medicine)逐漸被邊緣化,現代西方醫學佔據了醫學的統治地位而成為主流

現代西方醫學在對抗感染性疾病方面對保衛人類健康起到過積極的作用。時至今日,以還原論哲學思維為基礎的生物醫學模式,已將疾病的治療細化至分子靶向層次。

 

但这种无限分割与孤立深入的发展也带来了许多弊病,不仅忽略了疾病与病人、疾病与心理、环境、社会等方面的关系,对于精神性、心因性和功能性疾病难以给予科学的解释;而且正不断蜕变得唯「科学」独尊(scientism),垄断医疗话语,割裂医学与人文……

在21世纪的今天,传染病、寄生虫病、营养缺乏等已经不再是人类健康的主要威胁,而心理、社会因素起很大作用的心脑血管疾病、癌症、衰退性疾病(degenerative disease)、身心类疾病(psycho-somatic disease)等已成为人类健康的主要挑战者。面对这些疾病,以生物医学模式为主的现代西方医学在诊断、治疗和预防方面存在着较大的局限。同时,医源性疾病的持续增加和过度医疗问题本身也对社会医疗资源也造成了巨大的损耗。

新的时代要求医学领域负担起新的使命,反思生物化学医学的片面和缺失,寻求适应当今社会和疾病特点的医学模式,已成为整个社会领域面临的重大课题。回归和重塑合乎「中道」的医学——自然医学,是解决这一课题的必经之路,而这一过程不仅需要世界各国医界同仁的努力,更需要地球村每个公民的积极参,做到「还医于民」

改变疾病控制的医学(Allopathy)为健康促进(Health promotion)的医学

以疾病控制为宗旨的医学体系罔顾精神生命、忽视生态环境,只能将建立在症状基础之上的疾病谱种类无限延伸。中华传统医学早在数千年前就智慧地将无尽的疾病归纳在深邃而简易的「阴阳」动态体系之中,从而将生命的定义简明地概括为 「精」(物质)、「气」(能量)、 「神」(信息)在一定时空中有序的多层次的和合的表现信息以物质为载体,调控整合物质、能量,并与能量互动互换。但三者不能彼此取代。

疾病的产生源于阴阳失调及社会生态环境等多重因素对生命动态平衡产生的影响,治疗的手段均以简易而有良效的「扶正祛邪」【注1为根本治则。

早在1946年7月22日世界卫生组织通过的《世界卫生组织宪章》,就对健康下了明确的定义:「健康不仅是躯体上没有疾病,而且还要具备心理健康、社会适应良好和道德健康。」因此,如何遵循这一定义,有必要在东、西方现有的各类医学的基础上,融入自然哲学和人文思维,跳出对抗医学机械式地对抗思维与规范,以促进全人类的整体健康为首务。

【注1】扶正祛邪:扶正者,助生命「正气」(自然疗能 medicatrix)一臂之力;祛邪者,清(排)除机体内、外任何致病因数。

改变生化医学科学为生命医学科学

生化科学在物质层面对「病症」给予控制,生命科学涵盖信息、能量与物质,前者治「病症」,后者治「病本」,治本是调节物质表现的特殊形式,以确保这种形式的正常存在,即维护、调节、改善和提升生命体在物质、能量和信息这三个层面的动态平衡至和谐。

改变化学药物(Drug)为天然食品(Food)

唐代医学家孙思邈(581-682)强调「夫凡医道者, 当洞晓病源,以食治之;食治不愈,然后命药」;西方医圣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460-377B.C)也有「食物即药物,药物即食物」的著名论断;东、西方的先贤都提纲挈领地概述了中国数千年「医食同源」的要旨。

改变对抗医学之药(Drug)为自然医学之药(Medicine or Food)

生物医学对抗疗法(Allopathy)的药(Drug)以症状压制为要务,通常导致患者终身服药、支付昂贵专利费用、承受众多毒副作用。自然医学的理、法、方、药、食等,大多遵循「适应原」(Adaptogen)的原则:

  • 无毒副作用(Nontoxic)、
  • 广效性(Nonspecific:即其作用不限于特定的组织、器官)、
  • 和正常化(Normalization:即促使机体各个部分趋向整体动态平衡)。

中华传统医学根据药品的毒性和疾病的轻重缓急将药物分为上、中、下三品,而上品药大多数符合「适应原」原则,是指引我们还医与民、还药于民的不二法则。

改变医生为导师;患者为自救者

自古以来,东、西方自然医学均将医生视为生命修复与生活实践之导师,视病如师,视病如亲。除非急诊与急救场合,治愈任何疾病都是在具有高度良知与精湛医术的良医指导之下的、患者积极而主动配合参与的生命修复和身心修炼过程。医患双方都应重新认识疾病与自身的关系,以治疗(Treatment)为康疗手段之一,在尽量无伤的前提下,以简便、有效的治愈(Heal)为最终目标。

改变医疗教育为生活常识与健康习惯

中华传统文化信奉「尊道贵德」、「天人和德」,万经之首的《易经》是中华自然医学的哲学源头,传统士阶层“不为良相,便为良医”的期许,以及对普通百姓的「不知医不足以言孝」的要求,彰显着医疗教育与日常生活实践的高度融合。

在信息社会高度发达的现代社会,在我国和世界许多国家和地区快速进入老龄社会的今天,除了急诊和大型流行性传染病的防控,每个家庭都需要肩负起「人人医学」 【注2的职责,提升全民医疗素养,将医疗教育转化为日常的生活常识与健康习惯,才是应对老龄化、衰退性疾病年轻化和医疗费用不断攀升之正途。

 

【注2】————————-
人人医学:非人人当医生,而是人人懂得依「中道」善用自身与生具来的「正气」(自然疗能:medicatrix)趋吉避凶、安身立命。出自中华 自然疗法 世界总会创会总会长陈紬艺中医师(1924.9~2008.3)遗志:「依据孙中山先生遗教:提倡医道革命,复兴中华文化,促进世界大同。宣扬中国的和世界各国的自然医学,建立人人医学, 家庭医学,以及预防医学。」

改变医学科学为系统良能工程

良知为体,科技为用;科技不会永远停留在「分科而知其技」的发展阶段。现代量子物理学超越物我二分法,将观察者与观察物统一于同一场域,生命科学更大于医学科学,每个人都与生具有一种无穷无尽的生命能量源,儒家称之为「仁」,道家称之为「道」,佛家称之为「真如」,西医称之为「生命力」(Vital Energy),自然医学讲称之为「自然疗能」(Medicatrix)【注3】,它赋予我们生命的意义,它是我们拯救这个世界和每一个居住在世界上的生灵的基础。

【注3】————————-
「自然疗能」(medicatrix):任何生命机体以生俱来的自我复制、自我更新、自我调节、自我适应的和谐统一本能。

改变中华自然医学为世界自然医学

中华【注4】自然医学顺乎自然,应乎天地,依乎中道,适乎人情,合乎规律,通乎易理,感乎万物。凡以「中道」立国,华夏「仁本」立人,皆属「中华」文明。

人类漫长的文明演变孕育了众多的自然医学体系(如印度的阿育吠陀,西欧的和疗医学与人智医学,美洲的草药医学等),它们信奉「天人合一」的宗旨,维持天、地、人的动态平衡与和谐,其理、法、方、药、食等皆与中华自然医学高度契合,相辅相成,故同属全人类的自然医学体系。

 

【注4】————————-
中华:①中也者,天地之大本也(孔子), 华也者,万象万物兴兴向荣也;
②中华者,宇宙运行之自然规律及法则,中华文化就是万变不离其中的变化,文是纹理,花样,化是自然(化)孕育。(曾仕强)

结语

每个世界村的公民都有责任与义务去维护个体的身心健康,以仁为本,共同建设一个永续发展的人类和谐社会,为此,我们呼吁:革新医道,回归自然,复兴人文,维护健康!

注:

    此宣言是在2012年四月在马来西亚吉隆坡召开的「2012年世界中华自然医学高峰论坛」(http://www.aanmc.info/news/Leaflet.pdf),由与会的300多位学者专家及政府首长共同签署发表的「中华自然医学宣言」基础上,今(20162月)再由美国自然医学研究院执行长/自然医学文摘杂志社何永庆社长,美国波特兰州立大学自然医学终身教授薛史地夫博士,春苗基金会/鼎泰医疗集团创始人刘东医生和杨环博士主笔起草,儒家大学者余樟法先生,美国自然医学院付海呐教授,台湾整合医学联合会创建人林承箕教授,广州医药健康学院院长张奇博士,身心健康专家李辛医师,立品图书社长黄明雨先生, 平源堂医生熊旻利等人参与修订草拟,希望众位同道群策群力,以期早日提供时下各国医药改革及自然医学发展所迫切需要的纲领与途径做参考。

若能如愿,世人幸甚!社稷幸甚!

 

作者:何永慶 社長

現任

  • 自然醫學文摘雜誌社 發行人/社長
  • 台灣 中華人類自救協會 理事長(2014~迄今)

  • 中華自然醫學教育學會健康促進教研中心主任(2009~迄今)

  • 自然療法雜誌社 社長(1999~2003)

  • 美國自然醫學研究院副主席/執行長(2013~迄今)

  • 香港體內環保健康促進學會 會長(2012~2017)

  • 高雄醫學大學囗腔醫學院兼任教授(2010~2011)

  • 大英聯邦國際學士院亞太健康醫學研究所 講師(2013)

  • 中國保健營養理事會專家委員會委員(2014)

  • 中國「CAC全國職業培訓與就業促進專家師資委員會」健康管理課程專家(2014)

著作

  • 《為癌細胞平反》(2008.4)

ISBN : 978-986-806-78-8-2          

  • 《清胃腸 淨肝膽 保健康》(2014.6)

ISBN : 978-986-6664-80-9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