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疗非彼疗

摘要

中华自然医学之医,是以合乎适应原(Adaptogen)「注一」要件的自然的理、法、方、药、食来化除疾病之因、断除疾病之源、化解疾病之机。与对抗医学(Allopathy)「对症治疗」的理、法、方、药,在本质和手段上,都大异其趣。故凡立法者、医者或民众,不可不察,不可不慎。

由于几乎全世界各国的医疗卫生法规,大多数都以对抗疗法的理论为依据,从医药诊断、治疗、疗效等的定义,难免窄化而专断,与世人对医疗的需求及健康促进(Health Promotion)往往是不相吻合;与中医、自然医学的医疗内涵与定义,亦是大异其趣。本文谨以「顺」、「逆」的学术观点,拟将中医、自然医学与对抗医学的差异与不同,解释清楚,期使桥归桥、路归路,彼此可互补与尊重。

一九七九年,世界卫生组织宣称二十一世纪,人类必将发展四个医学:

而于2001年,在北京举办的《二○○一年海峡两岸中医药学术大会》上,由台湾 中华自然疗法世界总会 创会会长 陈紬艺中医师发表了《世界四大医学疗法分析表解》,高瞻远瞩地把『中医』与『自然医学』结合在一起,并言简意赅地列表,将中医、西方自然疗法、顺势、同类疗法,归类为〝顺治〞,把对抗疗法(西医)归类为〝逆治 〞。后学认为,全世界所有的医学、疗法、应该万流归宗,即顺乎自然。

 

认识中华自然疗法医学

陈总会长有感当今医理难明,医道日衰,拟订「依据国父遗教、提倡医道革命;复兴中华文化,促进世界大同」二十四字,悬为终身奋斗之目标。于1976年11月12日创办了「大同中医」双月刊 (于1984年3月更名为「自然疗法」「注二」);于1992年把西方的同类疗法、自然疗法及中医药学三种医学结合起来,成立了广义的「中华自然医学」。其学术思想唯「顺治」是尚;旨在宣扬中国的和世界各国的自然疗法医学,建立人人医学以及预防医学。

首先宜了解生命的本质与内涵:

1.1. 生命现象是物质、能量、信息在一定时空中,有序的动态和合展现;信息以物质为载体,调控整合物质、能量,并与能量互动互换。

1.2. 生命的本质特征是:          

〈1〉自我生成 〈2〉自我复制 〈3〉自我更新

〈4〉自我调节 〈5〉自我疗愈 〈6〉自我适应

1.3. 每个生命体,都有其强大而旺盛的自然疗能medicatrix(正气或自愈力)

因此,对大多数疾病,生命体本身都能自愈。

1.4. 生命的的运转:

物质流、能量流、信息流,这三流的有序循环。

1.5.其他(略)

后学认为,其之所以可以称为「中华自然医学」,是因为能顺乎自然,应乎天地;依乎中道,适乎人情;合乎规律,通乎易理;感乎万物,安乎时空。所以,凡能依此宗旨维持天、地、人、动态平衡、和谐,进而辅助或强化了自然疗能的理、法、方、药、食者,皆可称为「自然疗法」,也可称为「中医」--依中道、顺应自然的医学。如此「中医」二字的解读不再只局限于以中原地区发展出来的区域性医学,它的意义及内涵可广及世界各地,更有促进世界大同的可行性。「注三」

「顺」、「逆」各异

今要谈「顺治」与「逆治」,应该先弄清楚为何治?如何治?治后如何?这三方面都必须通盘考虑,才具治疗之意义与价值。

中医有「上工治未病,中工治欲病,下工治末病」之区别、任何人的一生中几乎无有不生病而能终老者。所以,一般而言,只要谈到病,相信现代人头脑里很快就会浮现出:感冒、发烧、咳嗽、口腔炎、扁桃腺炎、过敏性鼻炎、中耳炎、高血压、心脏病、糖尿病、痛风、脑中风、B型肝炎、A型肝炎、C型肝炎、肝硬化、尿毒,甚至癌症等等。从这些几乎是家喻户晓的主流医学的病名来看,我们不难发现,它们有共同特点,就是依其病理现象、细菌、病毒形态的区分、及其器官的生理位置而命名。简言之,统统是结果。

有了明确的病名,相信一般人都会想到「对症下药」,如感冒者,投以阿斯匹林(Aspirin);高血压者,马上使用降压剂(Hypotensive Agents),狭心症或心肌梗塞者,随时准备一粒硝基甘油锭(Glyceryl Trinitrate),癌症更以手术(Operate)化疗(Chemotherapy)放疗(Actinotherapy)侍侯,这种〝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症状治疗,虽然立竿见影,或许,有「急者治其标」的必要性。但是,这种视病如敌「下工治已或末病」,除之而后快的「治标不治本」的非自然的理、法、方、药,就是以「逆」治其果,不但是「病已成而后药之,譬如渴而凿井,斗而铸锥,不亦晚乎」《黄帝内经》,更留下了药源病或医源病而难以善后,往往令医学界头痛不已,使社会大众深感无奈与遗憾。否则,为何美国哈弗大学(Harvard)医学院院长狄恩、鲍威尔教授∕医师(Dr Sydney Burwell)会说:「我们将传授于你的知识中,有一半是错误的。不幸的是,我们并不知道是哪一半。」「注四」

所以,能「上工治未病」,不单是「对症(果)下药」,而是断除病源,清除病因,化解病机,进而助与生俱来的「自然疗能」(Medicatrex)「注五」一臂之力,不就可以「顺」治本而不治标,或标本皆治吗?

若要「上工治未病」,应该先重新对「病」、「诊断」、「药」、「治疗」有个另外角度的整体思考和定议。后学不才,斗胆冒天下之大不讳,遵循「中华自然医学」的主旨,提出个人心得与浅见,谨供同道及社会大众参考,诚祈各同道先进不吝指教是幸。

病为何物?

中医认为「病」是正消、邪长的动态现象「注六」,所谓「阴阳失调谓之病」及「一阴一阳之谓道,偏阴偏阳之谓疾」。西方自然疗法认为,疾病是身体抵御外敌及自我排毒、疗愈的表现,亦是细胞在喊救命。

病因何在?

英国 麦肯济爵士,为了专心致意于探求疾病的真正原因,乃关闭了他在伦敦哈利卫的诊所,而回到故乡苏格兰的一个小镇,经过丰富的临床经验和睿智的观察,最后获得的结论是:「同样的毒素,如果停留在关节,则引起关节炎;停留在肝,则引起肝炎,在肾则引起肾炎;在皮肤,则引起皮肤炎;在胰脏,则引起糖尿病;在脑,则引起精神病。」

英国朋 占明(Harry Benjamin)所著的《自然疗学》中,开宗明义指出:「病无论其为何种形式,都是从一个原因来的,那就是体内废物毒素的堆积。

日本江户时代 吉益东洞也有「万病一毒」论。〈以上三个引证均转引自陈紬艺的著作〉

依据中华自然疗法医学学术指导,后学非常认同 陈紬艺中医师「万病一气」及「万病一毒」的高见:


(本表摘自《自然疗法》125期『从儒、道二家的「道生一、一生二」,看「中华自然疗法医学的原理和方法问题」 陈紬艺)

后学不才,将以上学者的结论归纳后,心得如下:

有毒就必然阻碍「三流」(物质流、能量流、信息流)。「三流」受阻,必使机能错乱,机体受损。因此,毒→堵→乱→损就是迼成机体生病的恶性循环。简言之:百病有百因,百因毒为首

如何诊断?

1、今天的主流医学,病名繁多,就西洋医典记载,其病名就已有十七万八仟多种,现已超过二十万种`。致使医生若不依靠仪器、器械等工具,几乎不能看病。因为要有凭有据的病理检测报告及数据方可对症施治。如此,造成「万病万元」的复杂窘况,万种症状,莫非就得制造万种药?否则何以〝对症下药〞?更何况,很多病名,难明病因。讵知人是有气、有血、有肉、有能、有场、有情、有意、有魂、有灵的多次元有机活体,非一管能窥之。

2、  商场上有〝商机〞,战争时有〝兵机〞;疾病方面,就有〝病机〞,同样的,〝癌病〞何尝没有〝癌机〞?那么,何为〝病机〞?

就陈紬艺《中华自然疗法医学》的观点来看,他指出『机』代表一个艺术的最高境界,中医最早之典籍黄帝内经阴阳应象大论首先提出:〝治病必求于本〞,并指出〝本〞就是〝阴阳〞。又说:『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

从现代观点而言,所谓〝阴阳〞,在天应指『造物者』或『万能体』,在人就是『自然疗能』,它就是〝病机〞的最高主宰。简而言之〝病机〞就是提示正、邪交争过程之讯息,有其机动性,中医把它归纳为八纲辨证『阴阳、表里、寒热、虚实』。但是从字面上,欠缺『动态』意味,后经 陈紬艺中医师再以他自己所研究的新八纲『邪正、内外、出入、升降』而补充了旧八纲千年之不足。(详见『金元四大家医学新解』陈紬艺着)简而言之,病机看不到,摸不着,是要靠天、地、人之间的互动关系来规纳、判别,是要靠身、心、灵所表现出来的蛛丝马迹去反推其因,知晓其缘,是多层次、全方位的形而上的推理层次。

中华自然医学,仍然是八纲辨证加上「新八纲」:

基本上,最起码有四个方面是必须同时考虑的,即1. 结构方面 2. 心性方面 3. 生理方面,4.环境方面。配合中医「因人、因时、因地」的三因而有所制宜,或可配合西方「自然疗法」或「同类疗法」、或「能量医学」的方法来综合检测诊断。

机者,是结果尚未出现前的各种因、缘际会合和的动态过程,它往往看不到、抓不着,如果说「乐透」开奖的六组号码是「病理数据」,那么预测明牌便是「八纲辨证」,是「依义不依语,依智不依识」的整体智能,亦是多层次的推理,及对天地人的互动关系的了悟。

机者,要也,易也,动也,无常也。所以「知机道者,不可挂以发;不知机者,扣之不发」《黄帝内经.素问·离合真邪论》

何为良药?

1、Medicine drugs(西药)大多有酸毒或大毒,药毒同源。

  • 因是对症而设计,所以其疗效是症状消除,但或多或少有药源病。

2、中药,医食同源、药食同根(纯自然)

  • 上品(无毒)养命应天,多服久服不伤人。欲轻身益气,不老延年者。

  • 中品(无毒或小毒)养命以应人,斟酌其宜。欲遏病补虚赢者。

  • 下品(有毒或多毒)主治病以应地,不可久服。欲除寒热邪气,破积聚、愈疾者。

所以,medicine drugs ≠ food,西药不可能等于食物。是故,食物当然也没有medicine drugs的对症疗效。前者逆治治标,后者顺治治本。

不知是否是一百年前西风东进,西方船坚炮利、打垮了满清政府,也打垮了中国人的自信,竟然在「药」的翻译上,直接把中药之药字与西方medicine drug划上等号,真是冤枉之至。中医之药,是人有病不快乐,若吃了草(相关植物、动物等自然物)就能病愈身安而乐,所以乐字上加草是中医之药。

而当今世界几乎各国政府,对于医药的管理,都以现代西医学的medicine drugs学理为标准,往往除了认为中医药不科学外,还规定食品不可标榜疗效。孰不知,此药非彼〝药〞(medicine or drugs );此疗效(中医顺治之化缘解因)非彼〝疗效〞(西药逆治之症状消除),二者实在不宜相提并论,混为一谈。中药是在中医的理论指导下使用方能称中药,它是通过「辨证论治」,洞悉病机,针对病源病本,以自然的理、法、方、食、药来缓解调和(固本培元,扶正袪邪);其药理是善用自然物质本有的四气五味、五色、升降浮沉的本质来配伍,以调节人体各机能动态平衡至和谐(阴平阳秘、精神乃治)。

所以,法规上订定的「食物不可标榜疗效」,理当是指对抗疗法Allopathy之疗效,而非中医、自然医学「顺治」之效。二者亟待说清楚,讲明白,不宜混为一谈。

何以为治?

急者治其标;缓者治其本;

标本兼剧者,标本皆治。

逆治:主流医学「视病为敌,除之而后快」,以消除症状为主要治疗目的。

顺治:中医、自然医学「视病如亲,视病如师」是断除病缘,清除病因、化解病机,使疾病的基本条件(因子)减少或消失,为正气(自然疗能)提供有利条件,则疾病自然「不治而治」、「釜底抽薪」。

例如:上品药(如灵芝、食物酵素、益菌、茯苓、黑木耳等)的应用范围(养生、扶助治疗、可含盖整个生命过程)。但是,下品药和西药就不可含盖整个生命过程。

综上所述,对任何疾病的防治,应该也没有两个样(异症同治)。诚如湖南四大禅寺之一「归元寺」中之名联所示:「归元无二路,方便有多门」同理,「顺治无二路,疗法有多门」。

当然,最好的方式是在健康期或亚健康期的阶段,就要预防。但若也进入疾病期或病危期,有时要标本皆治。那么,中、西可作适当的互补。但须严格遵守以毒治病,点到就好。也就是中医所强调的「大毒治病,十去其六」(黄帝内经)。切忌用毒到底,而不知「扶正以利祛邪、邪去而正自安」。

古有名训「夫治民与自治,治彼与治此,治大与治小,治国与治家,未有逆而能治也,夫惟顺而已矣!(黄帝内经灵枢师传篇)」「故阴阳四时者,万物之终始也,死生之本也。逆之则灾害生,从之则苛疾不起,是为得道。道者,圣人行之,愚者佩之。从阴阳则生,逆之则死;从之则治,逆之则乱。(素问四气调神大论篇)」……尤其是「天」(自然)更不可逆。别忘了「顺天者昌,逆天者亡」的千古警言。「注八」

順治:如佛法云:緣斷而因不生(楞嚴經)。因不生,則果安附。

自然医学的条件

自然医学的任何理、法、方、药、食都应该符合「适应原」的要件,方能不求有功先求无过;不求有效,但求无伤。与医界先贤「治病不伤身」(first do no harm)的训示相契合。

适应原(Adaptogen),其条件有三:

 

1. 无毒、无副作用。(Nontoxic)

2. 广效性,其作用不限于特定的脏器、器官。(Nonspecific)

3. 具使身体各机能正常化作用。(Normalization)

【能调整激发全身,使全身正常化而达到体内动态平衡

(Homeostasis)或自愈力Self-curative power or Self-healing ability】。

说明

中庸:「喜恕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为之和。中也者,天地之大本也;和也者,天地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同理,人体的健康是需要五脏六腑各系统功能和心性维持中和状态,所谓阴平阳秘,精神乃治」、「正气内存,邪不可干;精神内守,病安从来(黄帝内经)。疾病的生成,系阴阳失和所致,故若以自然的方法,如图所示︰

以「顺」反治来因势利导,引邪外出。或以「逆」正治的方法来平衡阴阳,虽逆实顺;其结果均是致中和,达到动态平衡的和谐状态。

结语

综上所述,此治非彼治,此疗非彼疗。同一「疗」字,内涵、定义均不同,千万不宜混为一谈。

陈总会长集数十年研究及临床经验:「自然第一、经验第二、科学第三」。唯有「自然疗法」之「顺治」,方能使之「自然康复」。

在二十一世纪初叶的当今,人类应学不分东西,唯「顺」是尚,依古不泥古,据今不埶今,承先启后,继往开来;化繁为简,趋吉避凶。诚望,东方唯心格物之宏观能了解西方唯物科学之微观,西方唯物科学之微观能趋向东方唯心格物之宏观。人类才能更客观的了解自然,尊重自然,善用自然而有「顺」少(或无)「逆」。天、地、人才能和谐,人类整体的健康才能确保。

最后,以老子二十五章「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与各位贤达共勉之。

注一:前苏联国家科学研究院研究员伊索拉尔.莱克曼博士Dr.Israel Brekhman 在上一世纪七十年代提出,适应原的观念,得到世界医学会的认同。

注二:陈紬艺《自然疗法与中国医学》P7-16 1991.6

注三:严真 何永庆《自然疗法》第110期 P2「中医」新解—从自然疗法「标章」说起

注四:MichaelA Schmidt  Lendon H Smith  Keith W Sehnert

《破解抗生素,迷思》P.25病菌戰爭的代價2003.06

注五:陳紬藝「自然療能」就是所謂中醫說的正氣,或西方自然醫學所說的自癒力。詳見《自然療法與中國醫學》

注六:正氣:《靈樞,剌節真邪篇》說:〝真(正)氣者,所受於天,與穀氣併而充身者也〞。概括了人體各機能正常活動功能及癒病能力(自癒力)。

邪氣:泛指人體內、外所有致病因子。

注七:張家瑞《不生病之真法》P70、P91

注八:陳紬藝《自然療法》120期P8-10世界四大醫學分析表解 

安徽黃山「中華中醫藥學會第八屆中醫藥文化學術研討會」2005/8/7

何永慶《為癌細胞平反》華人文化 P.164-188  2008.3

作者:何永慶 社長

現任

  • 自然醫學文摘雜誌社 發行人/社長
  • 台灣 中華人類自救協會 理事長(2014~迄今)

  • 中華自然醫學教育學會健康促進教研中心主任(2009~迄今)

  • 自然療法雜誌社 社長(1999~2003)

  • 美國自然醫學研究院副主席/執行長(2013~迄今)

  • 香港體內環保健康促進學會 會長(2012~2017)

  • 高雄醫學大學囗腔醫學院兼任教授(2010~2011)

  • 大英聯邦國際學士院亞太健康醫學研究所 講師(2013)

  • 中國保健營養理事會專家委員會委員(2014)

  • 中國「CAC全國職業培訓與就業促進專家師資委員會」健康管理課程專家(2014)

著作

  • 《為癌細胞平反》(2008.4)

ISBN : 978-986-806-78-8-2          

  • 《清胃腸 淨肝膽 保健康》(2014.6)

ISBN : 978-986-6664-80-9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