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当的医疗比疾病更可怕

曾经在报纸上看到这么一则趣文:堪称亚洲每日门诊量最大的台湾某大医院,普遍存在「三长二短」的现象,三长者,等挂号排队长,一长也,望穿秋水,候诊时间长,二长也,痴痴地等待药局领药,三长也。二短者,医生看诊时间短;患者折腾一天,回家路上为之气短。

再有,暖流出版社出版的《西医危害健康》一书中披露︰

1962年,加拿大萨斯卡通省生大罢工,死亡率下降17%。

1976年,美国洛杉矶医生抗议保险制度而集体罢工,死亡率下降18%。同年,南美州哥伦比亚医生罢工52日,死亡率下降了35%。等医生复工后,死亡率马上回复到平日的数字水平。历史上最长的医生大罢工在以色列1973年,罢工为期85日,死亡率下降50%。

当 您看到以上这两则讯息,您的感觉是什么?您一定想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

新 旧 医 学

早在香港张公让中西医师主编的《中国新医药》月刊(1955.5.10-1958.6.30)称西方正统医学-西医(Allopathy)为「旧医学」,自然医学(Natural Medicinal or Naturopathy)为「新医学」,他认为:「旧医学是社会之祸,而非社会之福」。

他说:

1. 病无论其为何种形式都是从一个原因来的,那就是体内废物毒素的堆积

2. 病是一种自疗过程,不可和它对抗

3. 治病的力量,只存在病人体内,只要方法得当,把它发挥出来就是。

4. 慢性病是由于旧医学强压急性病的结果。这些强压政策包括药物、血清、麻醉剂、腺制剂、X光治疗及割去生病器官之开刀等。

5. 体内的积秽积毒,需要细菌去做分解工作,故必先有病,后才有菌,不是先有菌而后有病,这正如住宅清洁,苍蝇自然没有一样,但这并不是说病不能由细菌传染。细菌活动的先存因素,是生命力的降低与体内废物之堆积。这是旧医学所完全忽略的。

6. 自然医家因为了解病之统一性,所以能够在治病时得到惊奇的效验。他们并不像正统医生迷惑于病理学之错综复杂,徒然白费时日于把握外在的与表面的病象。自然医家只探本求源直找病根,治好了病根以后,自然而然的便得到永久的效果。

7. 上面说过,身体对于病,不但不是被动消极,而且是最积极的,因为病是身体驱除赶妨碍一切生理机能的积毒之的一种努力。所以用药抗病,实际上是对抗了身体,对抗了身体之自涤工作,结果是越抗越无效。

8. 可是以对抗疗法治疗病人以后,有时也居然会好,而且没有别的后果,这是什么道理呢?这是因为身体有充分的生命力与自愈力(Medicatrix),足以对付药毒的缘故。不是医了才好,而是医了仍然会好啊。

9. 内、外科医生都无效地愚昧地用压抑症候的方法,妨碍了自然疗能,还自以为能够治病。自然医家则承认自然之无所不能,却谦卑地承认自己之无能,而说:「不是我,只是自然才能把病医好。我不过就我能力所及,去帮助自然罢了。」这就是正统(Allopathy)医生失败而自然医家成功的原因。

10.耶稣对门徒说:「观其果而知其树。」愿普天下男女看看正统医学的「果」吧!牠们都在我们的眼前呀!

新出的病,如神经衰弱、恶性贫血之类,是与年俱增的。慢性病,如癌、痛风、糠尿、肾病、哮喘、气管炎、心脏病等等,是与年俱深的。流行性感冒像恶疫一样的盛行。神经失常病是凯旋地步步高升。家庭病如消化不良,大便闭结,伤风,咳嗽之类,比任何时期都普遍。这还不是以新的代替旧的医学的时候吗?

这陈腐的哲学,看不出饮食错误和生活错误对于身体和疾病关系的哲学,和病「作战」却在病前俯首惶恐失望地无自信心的哲学,滚开去吧!让我们走进世界史上的一个新时代-一个病人要对其自己受的病苦要自负完全责任,承认病是自己错误与愚昧(自知或不自知)所产生,而不是天地不仁故予惩罚的新时代!(摘陈紬艺,〈论中医一直无法复兴之症结所在与如何才能复兴之问题〉,《自然疗法》,第124期,页2-3)

省 思 空 间

上述十点不难看出以下三点省思空间:

1

纵算没有「三长二短」,凡单一接受西方之正统医疗者,上至达官贵族,下至贩夫走卒,其实命运都差不多(前美国总统甘乃迪夫杰奎琳女士罹患淋巴癌,经最周到的化疗、放疗治疗后,约半年后去世)。

2

现代医学若只满足或执着于「病理学(现象医学)」的精研,必然陷于「治标不治本」的泥沼,而难以自拔,更遑论治病救人?

3

若不了解疾病是身体内的生命力(自愈力或自然疗能)奋力抵抗病因的表现或正、邪相争的战况,一切压抑「战况」的疗法,充其量可获得一时之「好转」(假象),而留下病因或再造成新的病因;最糟的是,削弱了身体的自愈力。

感 冒 例 


以最常见的感冒为例,无论是哪一型的感冒,其病因都不外乎因(正气先衰,而后邪客之),即抵抗力(免疫力)下降,而让各类病毒乘虚而入。病毒一旦入侵体内,将寄生于细胞内(此时,抗生素对它莫可奈何),进而引发炎症、打喷嚏、流鼻水、鼻塞、喉咙痛、咳嗽、发烧、全身酸痛、恶寒等症状。而以西药治疗感冒大体分为四种用药:解热止病剂、镇嗽剂、怯痰剂、抗组织胺剂,其所谓的治疗只是消除症状罢了【注1】#。对真正引发这些症状的正气衰,免疫低下等病因、病毒,完全不发生正面作用,反而有害。往往很多感冒患者服用综合感冒药,其实也等于把各种药物的副用相加相乘。尽管西药的研发推陈除新,但本质上仍然换汤不换药。药是由医师处方,医师虽有足够的专业拿捏用药,但其副作用却不因为医师的专业而不发生。所以,「凡药(西药Drugs)三分毒」是真象,医者病家,怎能不慎乎!

在此,奉劝一般人,若非吃感冒药不安心的话,请尽量避免同时服用两种以上的感冒药,因为各种感冒药大致雷同,除了易产生各类药的交互作用外,其副作用也会相加相乘。防治感冒最好的方法就是自然疗法或中医,以笔者的经验,大凡常常食用灵芝、花粉、蜂胶等保健食品的人(不分男、女、老、幼),均鲜少患感冒。纵然偶尔「中奖」,也很容易痊愈。

 

亲 身 经 历

几年前,我小学三年级的儿子在学校发高烧、呕吐。我赶到学校用少量的温开水先喂食六倍浓缩的灵芝粉,在回家的途中(约10分钟后)再同样的量喂食一次,呕吐即止,半小时后到家立即再以约200CC温开水喂食6克灵芝粉,以后每4小时喂食一次;多喝开水,不吃任何东西,让他休息,听听宝宝睡眠音乐,当晚10点再喂食麦片一碗,结果第二天烧退病愈,恢复上学,学校老师大为不解。

记住,感冒者多休息多喝温开水和注意二便通营养补充,是最基本也是最自然的疗法。

疾病控制的问题何在?

 

Harvard大学医学院院长Dr Sydney Burwell曾说过︰

「你们在医学院所学,有一半不出十年就会有人证明是错的。让人烦恼的是,没有一位老师知道那将是哪一半。」

 

【注1】#以下对西医治疗感冒「对症下药」的利弊做了概略性的简介

 

1. 解热止病剂:

常用的药有阿斯匹林系、比林系、非那西汀(Phenacetin)等之系列。此系列药在于抑制支配全身痛感与发热的中枢神经,所以在日本厚生省的药效分类中,属于「中枢神经系药剂」。

 

阿斯匹林系药品︰能使体温中枢的高温部麻痹,体热便逐渐下降;非那西汀系药是刺激体温中枢的低温部,使体温下降。

达到此目的的同时,阿斯匹林能引发耳鸣、头痛、恶心,甚至引发胃溃疡或胃炎、胃出血。

若长期服用,对造血会有不良影响,白血球减少;对特异性体质的人,也会引发起疹或悸动喘息。另外,还会影响维他命C的代谢与流失。

 

比林系︰常用的安基比林(Aminopyrine)与催眠剂巴比东(Barbiyal)混合,是很有效的止痛剂,但其副用往往是出现药疹、粘膜发炎、恶心或胃出血等。

 

此类镇痛药的副作用大多数出现在皮肤,一度出现药疹难以消退,甚至发展成黑痣般的药疹,严重者皮肤表面受损而剥落,爱美者,不可不慎!若长期用户,肝脏解毒功能将日渐低落;肾脏机能日衰,骨髓受损对心脏也同样有不良影响。

 

比林系的副作用,能使胃肠障碍,使骨髓受损,破坏造血功能,若大量服用,会有休克致死的危险。此系列药美国早已禁止制售。

非那西汀(Phenacetin)︰能导致贫血、肾功能障碍,而且也是致癌物之一。据日本厚生省的报导,其发癌性,以副鼻腔癌为最多,次为肾脏癌、膀胱癌等。

2. 镇嗽剂:

镇咳剂分为中枢性镇咳剂与末梢性镇咳剂二种。

 

中枢性镇咳剂︰代表药品为磷酸可待因(Codeine Phosphate),此药为麻药鸦片的成分之一。磷酸可待因会刺激脑中枢,麻痹头部,达到镇咳的目的,但是,它属于麻药系的药剂,容易养成习惯性。

 

末梢性镇咳剂︰有名的是治疗喘息的麻黄素(Ephedrine),它包含于中药的麻黄之中。麻黄素属于末梢性镇咳剂,其如何兴奋气管神经,尚不得而知。

 

麻黄素能够扩张气管,确有镇咳的功能,所以它被当做支气管扩张剂,抑制喘息的发作。麻黄素能使心脏悸动,升高血压,也属于肾上腺素系支气管扩张剂;当心脏悸动加快,亦即兴奋,体内便自然产生肾上腺素(Adrenaline)。投以强心剂洋地黄(Digitalis),若心脏冠动脉障碍者以及前列腺肥大症者,难以出现肾上腺素。

 

另一个原因就是痰。当气道或气管发生炎症,分泌物滞留,粘液或其他的杂物(尘埃)便成为痰。将痰排出体外,便产生咳嗽,所以咳嗽是一种身体的防卫反应,在这样的情形之下,随意止咳反而不妙。止咳了,气道和气管内的污物(分泌物)不能排出体外,不得使用镇咳剂,改用去痰剂,咳嗽自然停止。

3. 怯痰剂:

溶化粘性大的痰,使容易排出体外,木馏油(Creosote)与愈木酚(Guaiacol),能够达到这个目的,它们包含于综合感冒药之中。

 

另一种去痰剂,能够刺激粘膜,增加唾液或其他分泌物,使痰容易排出。如此的去痰剂,无副作用,但是,没有痰的感冒患者,服了含有如此去痰剂的综合感冒药,也不是优良的治疗法。

4. 抗组织胺剂:

治疗感冒引起的过敏症,其综合感冒药含有抗组织胺剂。

 

抗组织胺剂,治疗鼻粘膜炎症的鼻塞、流鼻水、打喷嚏等颇见功效,但是,并非没有副作用。抗组织胺剂与精神安定剂同类,其作用在于使脑得到休息。

 

服了感冒药即有睡意者,这样的感冒药含有抗组织胺剂。所以服了抗组织胺剂的感冒药不可驾驶汽车,更避免与酒类同时服用。除了增强睡意的副作用之外,另有口渴、视线朦胧、排尿困难、悸动、便秘等现象。

作者:何永慶 社長

現任

  • 自然醫學文摘雜誌社 發行人/社長
  • 台灣 中華人類自救協會 理事長(2014~迄今)

  • 中華自然醫學教育學會健康促進教研中心主任(2009~迄今)

  • 自然療法雜誌社 社長(1999~2003)

  • 美國自然醫學研究院副主席/執行長(2013~迄今)

  • 香港體內環保健康促進學會 會長(2012~2017)

  • 高雄醫學大學囗腔醫學院兼任教授(2010~2011)

  • 大英聯邦國際學士院亞太健康醫學研究所 講師(2013)

  • 中國保健營養理事會專家委員會委員(2014)

  • 中國「CAC全國職業培訓與就業促進專家師資委員會」健康管理課程專家(2014)

著作

  • 《為癌細胞平反》(2008.4)

ISBN : 978-986-806-78-8-2          

  • 《清胃腸 淨肝膽 保健康》(2014.6)

ISBN : 978-986-6664-80-9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