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芝的价值与养生防病的应用(上)

00
摘要
灵芝一物,古今中外,从坊间传说到专业文献的记载,对其功效,均获普遍认同与肯定。它可单独煮茶饮用,也可做成保健食品胶囊(易于食用),更可配合中、西医药,能大幅减少其毒副作用而提升其疗效,其可运用范围非常之广。以个人全家亲身体验及其实务经验,灵芝除甘草之外,堪称中药中的苦味「国老」。甘草虽誉为「国老」,但仍有一定禁忌;而灵芝除在手术前后(大量流血的状态)暂不宜食用外,几无任何禁忌。因此,医界或全民,若能善用灵芝,不但能大幅提升生命质量、远离疾病(包括癌病),更能省去太多不必要的或庞大的医疗费用,同时更能创造更多的工作机会,利国利民。若海峡两岸的中国人能心手相连,以中华自然医学作学理依据,将灵芝推广至全球,帮助、甚至救世界上更多有缘人,并可赚取世界更多的良善外汇。

 

我为什么要研究灵芝

 

常有人会问:灵芝与其他保健食品有什么不一样?

这问题问得很好,就回答此问题的同时,容我把十多年来在中华自然疗法医学领域中及相关灵芝学术及实用(临床)方面的点滴心得,给大家做以下报告,诚祈各学者专家、先进大德不吝指教,以匡不逮。

诚然,天生万物皆有其用,但大凡食、药均有性、味、归经及升、降、浮、沉等考究,必须了解不同的体质和因时、因地、因人不同的内、外在因素,才能辨证配膳(或用药)很难说什么特别好,什么特别不好。但是,唯有灵芝确实与众不同。

有幸拜读 陈紬艺中医师(中华自然疗法世界总会创会总会长)大着“自然疗法与中国医学”及相关之“自然疗法”季刊后,我十分的认同陈总会长曾在「自然疗法与中国医学」一书中,提到「在中药方面有没有既不含毒而且又有捷效的呢?」陈总会长的答案是肯定的(详见论文:生态危机与王道中医)。而我认为此药应该就是灵芝。同时,更加肯定原台北荣民总医院潘念宗博士曾说:「我相信在全世界来讲,医学要改变的话,灵芝会占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其理由有五:

 

01
灵芝具广效性
灵芝自古贵为上药之冠,千百年来人体实际经验证明多食久食不但不伤身,更能使人体自愈力(自然疗能medicatrix)维持在最佳状态,用法与用量上,少量可预防未病;适量可改善已病;大量可挽救末病。其养生保健范围之广,功效之卓著,几无出其右者。如能再配合中国医学的“辨证论治”,定可大幅提升现代成人病的改善或治愈。前国立中国医药研究所所长刘国柱博士在其大着《现代科学看灵芝》序文中指出:「近十余年,人工栽培有成,复经科学分析,药理研究,印证之典籍与应用,其医疗范围之广,功效之卓著,均获确认而弥彰。余从事中国医药之研究廿余载,实未见出其右者,较诸如枣仁、玄参之镇静安神,人参、蟾酥之强心,杜仲、钩藤之降压,当归、党参之生血,丹参、银耳之抗凝血,大蒜、泽泻之降血脂,地黄、知母之降血糖,茵陈、栀子之保肝,黄芪、丹参之增进免疫,黄芩、麻黄之抗过敏,苦参、香菇之抗癌—-,几均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以,灵芝可以单一使用,亦可与其他中药配伍,君、臣、佐、使不拘。

上药灵芝的应用范围(养生、扶助治疗、甚至用于急救,可含盖整个生命过程)

 

02
灵芝不但无毒,无副作用,更能解毒
无论以现代科学的口服急性毒性测试或亚急性毒性测试,都未发现灵芝有毒性,与中医说灵芝无毒完全吻合。有学者曾以小鼠做试验:予小鼠每天口服赤芝子实体煎剂5,000mg/kg,连续30天,对其体重、血象及器官的重量均无改变〈Kim et al; 1986〉。给幼大鼠每日口服赤芝冷醇萃取液1.2及12gm/kg,连续30天,对其生长发育无不良影响,肝功能、心电图及主要脏器心、肝、肾、肺、脾、脑、肠等的病理检查均未见异常。予狗每日口服赤芝冷醇萃取液12gm/kg,连续15天,而后再每日口服赤芝热醇萃取液24gm/kg,连续13天,总计给药28天,结果与幼大鼠相似,未见异常之毒性反应(Hunan Medical College, 1979)。另以灌胃的方式,长期且大量(一般人类用量的一百倍)给予动物灵芝萃取物之后,解剖检查其内脏,结果无论是心、肝、肾、肺、脑、肠、脾等都很正常,毫无中毒迹象。大陆学者以灵芝的酒精萃取物,能减轻小白鼠受四氯化碳引发的化学性肝损伤,无论是预先给药或是形成肝发炎受损后再给药,其伤害均有不同程度的减轻,降低血清中GPT值,同时减少肝小叶炎症细胞浸润,促进肝细胞再生。人体自我解毒功能,主要仰赖肝脏功能的正常。而经现代科学研究显示,灵芝在维护肝功能方面,可降血清GPT、GOT、促进肝细胞再生,降低肝组织中三酸甘油酯含量、促进肝脏蛋白合成,抑制病毒的复制与增生,降低总胆红素、改善肝组织纤维化,恢复SOD活性等。灵芝若与其他中、西药并用,还可辅助或增强其药物之正面作用,降低或消除其毒副作用。民间自古以灵芝解毒、解酒运用甚广。大凡食物中毒、农药、药物中毒或酒精中毒等,只要大量以灵芝灌服,或以灵芝水、酒萃取物6倍浓缩剂,每2~3小时一次,每次3至5公克,通常连续服用1~3天,就可解其毒。

 

03
理论基础
灵芝无论在中国医学或西方科学的学术领域中都已有相当完整的理论基础。
中国医学方面

 

综合东汉《神农本草经》及明代李时珍的《本草纲目》对灵芝的论述:灵芝味苦、性平,无毒。主治解胸中结,益心气,补中益肺气,健脾养胃、补肝明目、益肾强精、增智慧、不忘、定魂魄、安神、坚筋骨、好颜色。久食轻身不老、延年神仙。」而且「多食久食不伤身」

中国医学通过八纲辨证,最终治则是以固本培元,扶正袪邪为基本治则,而灵芝性平无毒,可省略八纲辨证,只要敢用会用,几乎人人可随时食用(除器官移植者或大量流血状态者不宜)。固本培元之同时,扶正袪邪于同步;且扶正而不助邪,袪邪而不伤正。

有如日本京都大学直井幸雄教授所说:「灵芝像个自动相机(傻瓜相机),即使并不了解其药理、病理,但只要按下快门,就能对准适当的焦点。」灵芝也能顺应个人体质,将代谢机能作最适当的调整。更与陈紬艺中医师之“顺治”说法不谋而合。

【顺治】灵芝→扶助调理强化病人的自然疗能→祛邪外出→病愈身安

注:本文顺治、逆治之说系根据陈紬艺「世界四大医学的疗法分析」(自然疗法117期—2001.5.10出版)

真正的医生,是属于人体内的「自然疗能」,疾病的病征,是自然疗能努力驱逐病害、恢复健康的过程和信息,医生应该视「自然疗能」为朋友来帮助它(自然疗能),不可视为敌人来对抗它(自然疗能),对抗是剥夺抵抗力和求生信号(病征),其结果,只有把轻病变成重病,重病提早死亡。自然疗法是通过各类自然的理、法、方、药、食,帮助「自然疗能」驱病外出。详见『自然疗法与中国医学』第九页,陈紬艺着。

 

灵芝符合适应原的要件

早在在上一世纪七十年代(1970年前苏联国家科学研究院研究员伊索拉尔.莱克曼博士(Dr.Israel Brekhman)有鉴于西医、药的副作用太多太大而难以善后,经研究反省后提出适应原(Adaptogen)的观念。得到当年以苏俄、澳洲、英国、等国家为主的世界医学协会(The World Medical Association)的认同。

适应原,其条件有三:

  1. 无毒、无副作用。(nontoxic)
  2. 广效性,其作用不限于特定的脏器、器官。(nonspecific)
  3. 具使身体各机能正常化作用。(normalization)【能调整激发全身,使全身正常化而达到体内动态平衡(homeostasis)或自愈力self-curative power or self-healing ability】。

大自然中,完全能符合这个条件的,有学者认为,目前就只有人参与灵芝。但是后学认为,人参虽大补元气等,仍有许多禁忌,在中医八纲辨证上,体质虚寒者宜用,体质实热者不宜用、在辨证配伍方面仍须有所考究。而灵芝几乎毫无禁忌,在八纲辨证上,阴阳、表里、寒热、虚实皆可用之,在中医方剂配伍,君、臣、佐、使皆可;故单味用或处方用不拘。所以只有灵芝够条件合乎「适应原」(Adaptogen)

灵芝的功能是扶正袪邪于同步,而且扶正不助邪,袪邪不伤正。

 

西方医学方面

2001年4月至12月由台湾阳明大学和荣民总医院组成的灵芝研究小组,已完成了灵芝的DNA定序。灵芝内约有1700多万个碱基(alkaline bases)及5000多个基因(genes);研究发现,灵芝基因活力十足,可产生诸多不同功效。将之形容为是超级大药厂,应该不为过。灵芝所含有各类有效的成份,目前已发现逾400种,〝族繁不及备载〞,如:

 

01
微量元素*

 

灵芝菌丝产生大量纤维水解酶(Trichoderma)的水解作用,从树木中获得多种多量的锰、铜、锌、铁、硒等SOD元素为抗氧化酶:锰SOD、铜锌SOD、双氧水分解酶(铁)、谷胱甘肽过氧化物酶.(GSHPx) 等元素,这些都是抗氧化的重要物质。而各种微量元素,更是活化体内酵素(Enzyme)的重要因素之一。

*(其含量的多寡与其寄生的树种及环境有关)

 
02
有机锗(Germanium)

 

有机锗(Germanium)能脱氢,可调整血液不正常之酸碱值,使血液携氧量大幅增加,改善机体缺氧现象;可平衡人体内之生理电位,能夺取氧自由基和癌细胞的电子,故具抗氧化、防癌作用;诱导机体产生干扰素(Interferon),可对抗病毒感染,对防治各类流感有卓效。可活化细胞,改善造血功能等。

 

03
高分子多醣体(Polysaccharide)

 

分子量从数千到数十万都有,部分多醣含有15~40﹪的多肽,多肽含量越高,越具有细菌壁和病毒的抗原特征,其药理活性越大,能提升人体免疫功能,有效地抑制癌细胞的扩散,稳定血压,降血脂及胆固醇,促使血糖正常;降低血清草酸转氨脢(SGOT)、 麸丙酮转氨基酸脢(SGPT)、降总胆红素 (Total Bilirubin),促进肝脏蛋白合成,改善肝组织纤维化等。

 

04
三萜类(Triterpenoids)

 

能清肝、强肝,抑制组织胺 (Histamine) 释放,改善过敏,

能间接使肝癌细胞自我凋亡(Apoptosis)等。

 

05
腺苷(Adenosine)

 

能使血液黏稠度降低,预防血栓的形成。能瓦解癌组织周围的血栓壁,消除治疗药物受阻现象,解痛、镇静、安神,有益肌肉萎缩之康复,可诱导干扰素产生等。

 

06
小分子蛋白Lingzhi-8

 

能双向调节免疫功能等,使机体免疫从弱到强,从强到正常。

 

07
麦角甾醇(Ergosterol)

 

是一种维生素D2原,可转为维生素D3,具强筋骨作用,不但可以抑制人体对动物性胆固醇的吸收,而且可将之转换成性激素,保持青春并增加性能力。

 

08
生物碱(Alkaloids)

 

胆碱神经传导素乙酰胆碱(Acetylcholine)的前驱物,可改善神经传导,预防老年痴呆;亦可调节免疫,防治肌无力,抗氧化,降低冠状动脉阻力、提高心肌对氧的利用率,增加大脑血流量,同时对脑神经有安定作用。

 

09
胺基酸(Amino Acids)

 

灵芝含有人体所需的22种,包括10种必须氨基酸。

 

10
甘露醇(Mannitol)

 

一种单醣(monosaccharides),可利尿、抗氧化、防治脑中风。

 

11
几丁质(Chitin)

 

灵芝几丁质及其衍生物有霉菌抗原的特征,可促进免疫,防治肿瘤;可阻止伤口愈合的蛋白水解酵素 (proteolytic enzyme ),并促进角质细胞和纤维母细胞的成长,有助伤口愈合,尚有很多有效无害的成份有待研究开发。

 

 

其实,灵芝的功能应该是所有已知和未知的各种成份的总合,它们彼此有着协同作用。所有的作用功效,亦可归纳为四大功效:

  • 抗自由基(Free Radical),防止细胞氧化。
  • 增强或调节免疫。
  • 活血强心,养肝益肾。
  • 安神健脑,解压定魄。

 

04
灵芝够条件成为“人人医学”的食宝
灵芝在中国人「药食同源」的传统里,人人可享用,有利无弊。因此灵芝顺理成章地可成为“人人医学”的最佳食宝,与【健康通讯】发行人焦金堂先生所提倡的「论之有据,言之有物,简单易行,行(吃)之有效」不谋而合。亦符合西方医圣希波克拉底(Hipopcrates.460~377.B.C)「首务无伤」(First,do no harm)的告戒。如果说:救治病方面,西医治其标,中医治其本,那么,灵芝袪其邪而正其本,与中、西医药相助而不相扰,真正体现「医食同源,药食同根」之旨趣。
05
灵芝现况
现在全世界都差不多,从政府到一般民众,仍大多数医药法规和观念多以以西方医学为主导。不把中国医学当回事者众;珍爱中华文化、中国医学及灵芝者寡。甚至有人问:灵芝如果真的这么有效,为什么不得诺贝尔医学奖等……又目前也有不少医学、学术机构,或是商业团体在研究开发灵芝,但大多数仍以西方微观细分的方式,讲究科学数据的单一成份,分析实验或运用。若如此一直钻精而回不了整体,往往到最后的结论是灵芝还在实验室研究阶段(详见拙文「此疗非彼疗」www.cnmd.info)2000年5月30日~6月1日连续三天,在台湾新竹食品工业研究所,由产官学三方面共同召开了一次「食用保健食品开发研讨会」,灵芝和樟芝占了大部分研讨的内容,与会的三百多位学者、专家,大多数在最后有个不成文的共识--灵芝,你研究它,它有效;你不研究它,它也有效。你承认它有效,它本来就有效;你不承认它有效,它还是有效。而当今现实中,美国人把它定位为「辅助食品」(Dietary Supplement),日本把它定位为「机能性食品」或「食品」;台湾把它定位为「健康食品」或「保健食品」或「食品」;大陆把它定为「中药材」或「保健食品」等等,而几乎各国政府,不知是否是为了管理方便或是其他因素,立法明文规定食品不可宣称疗效。如此一来,不但有违自然,与中华「医食同源,药食同根」的文化及客观事实完全不相符,更剥夺了民众养身防病或善用「顺治」愈疾治病的人权和选择,实在让人不解与惋惜。殊不知中医之上药大多为自然食物,上药「顺治」的治本之疗效,并非下药「逆治」的治标之疗效。二者各有其效,不可混为一谈。如若不然,唐代名医孙思邈何以要告诫世人:「凡医道者,当洞晓病源,知其所犯,以食治之,食治不愈,然后命药。」西方医圣希波克拉底同样告诫世人:「你的食物,就是你的药物;你的药物,也必然是你的食物」。其实,诚如北京中医药大学钱超尘教授所言:「灵芝一物,你把它定位为食品或药品,并没有本质上的不同」。台湾国际医学科学研究基金会曾刊载这样一句话「如果你要等待风调雨顺,那就永远播不了种,永远不能收获!!」的确,国人不要像针灸一样,等到西方人认同了,我们才肯认同。到时可能西方人把灵芝做了国际专利注册后,我们才发现灵芝是个宝。

参考文献:

  • 刘国柱.【现代科学看灵芝】P3 1990.8
  • 潘文奎.【是何种仙草使许仙起死回生】30-P.31大众医学1994年3月号
  • 何永庆 二十一世纪自然疗法前景与灵芝开发展望8.5
  • 杭 群【灵芝-人类健康的希望】53-P.55
  • 陈紬艺【中医病因新论】-兼论中西病因之比较.1980.10
  • 陈紬艺 【自然疗法与中国医学】12
  • 陈紬艺. 回归自然与中华自然疗法医学之创立.【自然疗法108期】3-P.5. 1998.12
  • 李旭生 阳明医学院教授【灵芝与健康】3-P.6(天然灵芝)
  • 有地滋【纯灵芝与现代病-有两千年历史实证的上药】49-P.51. 1991.12
  • 何永庆. 「顺治与逆治」8
  • 赖敏男. 曾弥逑. 【神医启示录】200-P.208. 2003.7
  • 吴亭瑶 【灵芝妙不可言】167 2001.3
  • 何永庆. 【为癌细胞平反】3.

文章内容摘自︰《灵芝的价值与养生防病的实务应用》,何永庆着,1999/08/5初稿,2020/03/20重编

作者:何永慶 社長

現任

  • 自然醫學文摘雜誌社 發行人/社長
  • 台灣 中華人類自救協會 理事長(2014~迄今)

  • 中華自然醫學教育學會健康促進教研中心主任(2009~迄今)

  • 自然療法雜誌社 社長(1999~2003)

  • 美國自然醫學研究院副主席/執行長(2013~迄今)

  • 香港體內環保健康促進學會 會長(2012~2017)

  • 高雄醫學大學囗腔醫學院兼任教授(2010~2011)

  • 大英聯邦國際學士院亞太健康醫學研究所 講師(2013)

  • 中國保健營養理事會專家委員會委員(2014)

  • 中國「CAC全國職業培訓與就業促進專家師資委員會」健康管理課程專家(2014)

著作

  • 《為癌細胞平反》(2008.4)

ISBN : 978-986-806-78-8-2          

  • 《清胃腸 淨肝膽 保健康》(2014.6)

ISBN : 978-986-6664-80-9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