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病毒「爱」上您

常言道:「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同理,「物必先腐,而后虫生」,「正气先衰,而后邪客之」。(正气者,泛指人体的免疫力等所有的生命力;邪者,泛指包括各种病毒在内的各内、外致病因子)

病毒的告白

大自然中,本来就正邪并存。就我们病毒而言,也是自然界的一份子,只不过我们是以和其他生物共生或寄生的方式生存。我们的体形极小,其直径仅有10~200nm(1nm=10-9m一奈米为十亿分之一公尺)你们人类的头发直径大约在350000nm左右,红血球的直径也有7500nm左右。所以,在1930年代电子显微镜未发明之前,根本就不知道我们长成什么样子,只把我们统称是滤过性病毒。

 

其实,叫我们是什么名称都无所谓,我们的天职无他、就是只求繁衍活下去。所以,无论在任何恶劣的环境下,我们都能随机应变。至于你们人类想尽办法用各种手段试图杀灭我们,真是门都没有。无论使用什么消毒药水,或用什么抗生素团剿我们,其实,不但很难奏效,还往往抑制了你们人类自身的免疫自愈力;而且反倒迫使我们变得更顽强,更茁壮。我们可随环境改变而重组(reassortment)、突变(mutation),更可随你们各种人际接触或人畜接触及各种交通工具等途径,世界漫游,也可以说,我们的族群无所不在。而且,在地球上,我们比你们人类先出现,只不过你们人类喧宾夺主罢了。

 

虽然,你们人类也很聪明,常常喷洒消毒药水或注射疫苗、戴口罩以预防。但请别忘了,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很抱歉,若不懂得洁身自爱、做好公共卫生,做好环保,你们人类可能玩不过我们。近日,我们的一株被你们人类称为SARS变异的病毒,在「天时、地利、人不和」的条件下,不是已把你们人类弄得七荤八素,草木皆兵,风声鹤唳了吗?不信等着瞧,就算你们人类把「SARS」弄清楚时,可能我们早已又突变了。再有,你们人类难道不清楚吗?我们病毒不同的族群适应于不同的时令节气?可能也是你们人类过度科技文明,工业污染、滥垦滥伐,造成地球生态异常;乃至去年冬季整个北半球天气严寒,中国大陆北方天寒地冻,大雪纷纷;南方却寒凉少雨,广东沿海一带虽已时过春分之时令,却「乍暖还寒」,不见往年的「春暖气和」之象。这又给我们病毒SARS一族提供了最佳「天时」的条件。

 

总之,就像你们人类说的「天作孽犹可违、人作孽不可活」。说到这里,请不要怪我们,自然界,本来就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不过只要你们人类不滥用药物、体健身强,并不要任意破坏生态,其实,我们也就拿你们人类没办法。偏偏你们人类自己不争气,提供了太多机会、空间让我们一展长才。或许,我们的存在,也是大自然「成、住、坏、空」的必要安排罢。再说清楚一点,你们人类大凡饮食不节,吃香喝辣、膏梁厚味、嗜酒抽香、日夜颠倒、物欲色欲、不知节制;贪、瞋、痴、慢、疑,无所不用其极的话,就会成为我们的最「爱」。或许,我们也是「替天行道」呢。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或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病毒(virus)与细菌(bacteria)有别。细菌是种活体(livingorganisms),在无限制的繁殖下,破坏宿主的组织细胞;而抗生素(antibiotics)类药品因可攻击细胞内支持细菌维生的酵素系统(enzymes),细菌终将被生物体之免疫系统(immune system)所扫荡。

 

一个病毒的最大敌人,乃人类之自我免疫系统(Avirus’s worst enemy is the human immune system.)。比如这回新变异冠状病毒(novel mutatedcoronavirus)入侵时,一般健康的人很自然地有自体免疫力来对抗敌人。祇因有时某些人无法作出及时的免疫对抗,于是有需藉助疫苗(vaccines)的预作准备。以今日之SARS,虽仅7周就鉴定出新冠状病毒的基因图谱,(注:迄今,由于病因未能百分之百的确定,仅能以「疑似罹患病人」和「可能罹患病人」名之)。但新疫苗与抗病毒新药最快还要待一年后才可望上市,这期间不但已有数种变种出现,一年后可能又呈现新面貌。

至于今日SARS病患的治疗用药,基本上有三种[註1]:

一、抗病毒药(Rivavirin)

其作用乃干扰细胞内部之病毒增生,缓降体内之病毒传播速度(Rivarinworks by interfering with intracellular viral replication, slowing the infection’s spread within thebody.),在抑住病毒增生之同时,也停止了正常细胞的所有功能(Ifyou stop the replication, that means you stop the function of the cell.)。此外,Rivavirin有其他副作用,如贫血(anemia),特别是在长时间、高计量的使用下。由于Rivavirin并非专为这回SARS病毒量身订做的抗病毒药,有美国实验室发现Rivavirin对冠状病毒根本无效。于是,科学家希望能研发其它干扰素(interferon),藉以提升免疫系统。甚至有希望藉抗艾滋病毒的HIV药(如protease inhibitors, 蛋白质酵素抑制剂),也请了爱滋鸡尾酒疗法专家何大一医师来参战。但我们对冠状病毒认识不多,以致这些想法也是不确定。科学家更担心病毒之多变异性,以致新研发抗病毒药或疫苗,始终追赶不上。

 

二、类固醇抗炎药物(corticosteroids)

因为病毒入侵后,身体若有过度的免疫反应,会造成气管、肺部的发炎肿胀,以致呼吸困难、易喘,这是许多病人需接受氧气插管并接受类固醇抗炎药物(corticosteroids)的原因。而类固醇的副作用与其压抑免疫力和抵抗力,反而方便病毒和细菌的扩散是众人所知的。

 

三、球蛋白(globulin)

至于第三者球蛋白(globulin)是希望藉血清的一些免疫力(serumimmunity)帮病患一臂之力。

 

虽然今日SARS病患的感染后致死率约在1/20 or 5%,但从以上疗程的用药观之,应该所费不赀,听说大陆台胞每天住院费及医药费需一万人民币。另以香港为例,免疫球蛋白M是由德国生产,可以抑压免疫系统异常的活动,但这类药昂贵,每瓶就需要二仟五佰元港币,一天要用三瓶,合计七仟五佰元港币。Ribavirin每瓶一仟四佰元港币,每天一瓶,只有类固醇一瓶仅数十元港币。总之,其费用之高,让人咋舌,不家破人亡也难。台湾今日在防疫工作重点放在「隔离」与「个人防护口罩」上,至于60名病患外的二千三百万人民,应觉醒的应该是「奉自然道,营绿生活」。唯有做好体内、外环保,我们才能有好的免疫力,不但外邪不能侵,更不怕病毒之千变万化,这时应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趋吉避凶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知天知地,胜乃可全」这是兵法上的格言。所以,既然已知道什么是病毒,并知道其之最「爱」,请各仁人君子,尔后真的要注重环保,并洁身自爱,懂得趋吉避凶,才不会让病毒「爱」上您。

 

「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内经),中医自古并不知「病毒」(滤过性病毒)为何物,但中医却能很有效的防治「病毒」,而且中医也有病毒之说,只是中、西二者所称的「病毒」,内涵各异:

 

 

中医认为,外因必通过内因起作用。所以有「正气先衰、而后邪客之」之说,即病毒(病原体)是在人体虚弱、体质败坏时,才比较有机会乘虚而入,再与内在之病毒,互为因果、恶性循环,如此,自然使人生病或危及生命。

还有,「邪之所凑,其气必虚」。这表示,虽然身强力壮,若接触到毒性较强的病毒,或是身处疫区,频频接触感染源,仍然有机会中「奖」。

所以,除了避免到疫区尽量少接触病源外,「洁身自爱」就必须要多花功夫了。关于如何做好环境卫生,增强免疫力进而趋吉避凶,相信这方面的报导也很多。不过中医在这方面有非常完整的理论基础和因应之道。现实生活中,邪(包括病毒)几乎无所不在,无所不至。故正气要内守,须加强固本培元,以助正大于邪。但如扶正不当则易助邪,反之,祛邪不当则易伤正。二者如何调节到恰到好处,端看医者如何诊查施术用药及病家如何配合治疗,如何修身养性。

 

 

大凡以中医药(包括食疗)防治疾病,都必须通过四诊八网(辨证论治或辨证论食),才不会误用药、食,否则往往未蒙其利,却反受其害者大有人在。如免疫功能过当(紊乱)者,或体质实热者,吃了黄耆、红枣、桂圆、人蔘这类药、食,其结果是过敏得更厉害;体质虚寒者,吃了板蓝根、金银花之类清热解毒、但性寒的药草时,犯了「虚虚实实」的中医之大忌,使其体质虚寒者,雪上加霜;体质实热者,火上加油。所以,一般民众除了找高明的中医处方外,千万不要自购中草药乱吃。

 

太平方,保平安:灵芝(Ganodermalucidrm)

就西方医学而言:有鉴于现代医学医源病、药源病的难以避免,且往往治标不治本,世界医学界对中医药均寄以厚望,并产生了一个新的治疗观念「适应原」(Adaptogen),其条件有三:

 

(一)无毒、无副作用(nontoxic)

(二)广效性,其作用并不限于身体的某个器官(nonspecific)

(三)调整激发身体全部功能,使之正常化(normalization)

 

能合乎「适应原」(Adaptogen)的所有药、食中,目前,应该只有【灵芝】。

灵芝苦平无毒,在中药中列为上品之冠,其功用能祛除体内毒素之同时,又能大幅调升或调节免疫力,使之从弱而强,从强而正常。中草药界,能扶正祛邪于同步者,实不多见。而且少量有防病健身的作用,中量有扶助治疗的作用;大量则有急救的功用。要知道,到今天为止,西方医药并没有治疗病毒的药,只能处理因感染病毒后所引发的症状,如发烧、咳嗽、呼吸急促等。而灵芝可清除体内毒素的同时诱导干扰素,增强网状内皮系统的功能,增强脾脏的杀菌功能,清肝、养肝、益肾、促进造血等功用。若能配合花粉、蜂胶、巴西蘑菇等保健食品或配合中医辨证论治,必能让您活得很有自信,就算不慎「中奖」,也能「大病化小,小病化了」。

 

2001年11月,我到北京参加「2001年海峡两岸中医药学术大会」,在欢迎晚宴的那天晚上,可能因室内外温差过大(室内28℃,室外-5℃),同室的一位老医师当晚高烧恶寒,我除了以红糖、老姜煮水外,又加以18倍萃取浓缩灵芝粉,每次约2公克、蜂胶约八滴,每三个小时让老医师喝一次,到第二天早上共饮四次,老医师病除身安,照样参加了第二天的大会。

 

小儿小学四年级时,正逢流行肠病毒。一天早上约九点,老师电话告知小儿高烧呕吐。我随于十点赶到学校,小儿当场又呕吐一次,烧高约39度,我以六倍浓缩灵芝粉约0.5公克,温开水少许喂食,如此少量约10分钟喂1次,3次后,不再呕吐。半小时后回到家,再以灵芝粉约6公克,每3小时喂一次,并让小儿多喝开水,禁食至晚上10点,再以麦片糙米粥一小碗喂食。第二天病愈身安,已无碍到校上课。

 

此二病例,一老一少,皆不知中了何种「病毒」,且不知该叫什么病名,但都以灵芝为君,蜂胶为臣,其他食方为佐使,并多饮水,多休息。均能一天内快速奏效,足见「自然疗法」食方和中药相同,只要辨证准确,其效果并非缓慢的。同时也说明「扶正袪邪、固本培元」往往比病理分析,症状控制技高一筹。

 

趋吉避凶之道

2003年4月17日至25日期间,我前往北京、石家庄、广州、漳州、厦门等地,分别参加「2003年冀台自然疗法学术交流大会」及广州召开的「中华痛症新疗法暨海峡两岸特色名医论坛国际会议」。两次会议港、台、澳、星、出席者仅有二位,即香港的黎炳森教授及台湾的在下我,本次我的演讲主题是「灵芝防治癌病」,结果本篇「别让病毒『爱』上你」也在两次大会中提前向大会作了分享。均得到与会学者、专家、医师们的热烈回响。我向大会声明:本次在「非常」时期到大陆,并非逞匹夫之勇,而是「成竹在胸」,有备而来。我持续食用灵芝、花粉已逾十四年,而且平素粗茶淡饭,处处洁身自爱。本次到大陆期间,更是每天平均食用18倍浓缩极品灵芝近30粒,巴西蜂胶20滴;人拥挤处,随时口腔里含一粒灵芝;所以基本上我是「有恃无恐」。最起码,我的中「奖」率应该很低。几位北京的中医大夫,也告诉我,他们自从前年听我谈过灵芝后,目前在各类处方中,都多少加上灵芝,其效果果然名不虚传。

 

有道是「你不能决定气候,但可以转换心情」。同理,我们不一定完全了解病毒,但是,我们可以强化人与天地(自然)相应的意识,做好环保;各自谨守「节饮食、慎起居、适寒温」的养生原则。维持身心三通(观念通、气血通、二便通),平时,就能少量食用一些灵芝、花粉类的保健食品,就不致于,一个「风吹草动」就方寸大乱,草木皆兵。请切记:「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者,往往成效不彰。

 

本文由何永庆社长2003年撰写。

特此温故分享,仅作为学习之用,衷心感谢何永庆社长的分享!

[註1]由台北医学大学公共卫生学系林佳谷教授提供

作者:何永慶 社長

現任

  • 自然醫學文摘雜誌社 發行人/社長
  • 台灣 中華人類自救協會 理事長(2014~迄今)

  • 中華自然醫學教育學會健康促進教研中心主任(2009~迄今)

  • 自然療法雜誌社 社長(1999~2003)

  • 美國自然醫學研究院副主席/執行長(2013~迄今)

  • 香港體內環保健康促進學會 會長(2012~2017)

  • 高雄醫學大學囗腔醫學院兼任教授(2010~2011)

  • 大英聯邦國際學士院亞太健康醫學研究所 講師(2013)

  • 中國保健營養理事會專家委員會委員(2014)

  • 中國「CAC全國職業培訓與就業促進專家師資委員會」健康管理課程專家(2014)

著作

  • 《為癌細胞平反》(2008.4)

ISBN : 978-986-806-78-8-2          

  • 《清胃腸 淨肝膽 保健康》(2014.6)

ISBN : 978-986-6664-80-9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