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防治新冠状病毒感染的浅识与建言(二)︰别让病毒「爱」上您

May.1.2003发表 August..12. 2020重编订

前言

世界卫生组织(WHO)将今年漫延全世界的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正名为新冠病毒(COVID-19)。该病毒不分国界、不分区域、不分种族,不分贫富尊卑,到处漫游。尽管各国各地都「严阵以待」,纷纷以封城、禁止旅行社出团等等因应措施,虽付出了鉅额的经济代价,但其成效并不彰……疫情依然势如破竹席卷世界,而且,病毒还随机应变地不断变种,让人类防不胜防,疲于应付……

常言道:「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同理,「物必先腐,而后虫生」,「正气先衰,而后邪客之」。(正气者,泛指人体的整体自愈力(或可称为生命力)及正向思维;邪者,泛指包括各种病毒在内的各内、外致病因素)

所以,如何做好公共卫生及如何增强自我的自愈力,防止感染才是医界和全民应知的重要议题。

Preface

Novel Coronavirus (2019-NCOV) that keep spreading around the worldthis year has been renamed by WHO as “Novel Coronavirus (CoVID-19)”.The virus travels everywhere, regardless of borders, regions, RACES, wealth, orrank. Although all countries and regions are “getting ready tobattle”, they have taken measures to close cities and prohibit travelagencies from going abroad. Although they have paid a huge amount of economiccosts, their effects are not really effective… It is still inevitable thatthe epidemic spread over the world, and the virus will continue to mutate withthe environment so that people are struggling to cope with them.

As the saying goes, “Man must insult himself, and then otherswill insult him.” In the same way,”Things must become corrupt first,and then worms are born from them.” “Healthy Qi first decays, andthen evil occupies it.” (Positive Qi refers to the body’s overallself-healing power (or we can call it vitality) and positive thinking; Evil,generally referred to the internal and external pathogenic factors includingvarious viruses)

Therefore, how to do a good job in public health and how to enhanceself-healing power and prevent infection is an important issue that the medicalcommunity and the whole people should know.

病毒的忠告

大自然中,本来就正邪并存。就我们病毒而言,也是自然界的一份子,只不过我们是以和其它生物共生或寄生的方式生存。我们的体形极小,其直径仅有10~200nm(1nm=10-9m一奈米为十亿分之一公尺)你们人类的头发直径大约在350000nm左右,红血球的直径也有7500nm左右。所以,在1930年代电子显微镜未发明之前,根本就不知道我们长成什么样子,只把我们统称是滤过性病毒。其实,叫我们是什么名称都无所谓,我们的天职无他、就是只求繁衍活下去。所以,无论在任何恶劣的环境下,我们都能随机应变。至于你们人类想尽办法用各种手段试图杀灭我们,真是门都没有。无论使用什么消毒药水,或用什么抗生素、激素、干扰素等毒药来围剿我们,其实,不但很难奏效,还往往抑制了你们人类自身的免疫自愈力;而且反倒迫使我们变得更顽强,更茁壮。我们可随环境改变而重组(reassortment)、突变(mutation),更可随你们各种人际接触或人畜接触及各种交通工具等途径,世界漫游,也可以说,我们的族群无所不在。而且,在地球上,我们比你们人类先出现,只不过是你们人类喧宾夺主罢了。

虽然,你们人类也很聪明,常常喷洒消毒药水或研发疫苗、戴口罩以预防。但请别忘了,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很抱歉,若不懂得洁身自爱、做好公共卫生,做好环保,你们人类可能玩不过我们。2003年初,我们的一株被你们人类称为SARS变异的病毒,在『天时、地利、人不和』的条件下,不是已把你们人类弄得七荤八素,草木皆兵,风声鹤唳了吗?不信等着瞧,就算你们人类把「SARS」、「MERS」弄清楚时,可能我们早已又突变了。其实,到今天为止你们的SARS疫苗并没有研发出来,诚可悲乎。

2005年下旬,我们另一株被你们人类称为 H5N1的病毒,再次以可能人传人的方式,专挑体质弱者下手。你们人类世界卫生组织公卫专家英国医学专家戴维·纳巴洛(Dr.David Nabarro)曾胆怯地预告:除非现在采取行动控制亚洲禽流感疫情,否则一但突变成人流感大流行,将可能夺走五百万到一亿五仟万条人命。于是,你们人类做了很多防疫措施,诸如研发施打疫苗、制造、储存、使用抗病毒药克流感(Tamiflu);戴口罩、勤洗手等等。这些消极的措施,其实效果同样很有限。

诚然,这是你们人类有自保的本能和权利,我们不予置评。你们人类难道不清楚吗?我们病毒不同的族群适应于不同的时令节气?可能也是你们人类过度科技文明,工业污染、滥垦滥伐,造成地球生态异常;乃至2002年冬季整个北半球天气严寒,中国大陆北方天寒地冻,大雪纷纷;南方却寒凉少雨,广东沿海一带虽已时过春分之时令,却『乍暖还寒』,不见往年的『春暖气和』之象。这又给我们病毒SARS一族提供了最佳『天时』的条件。

那年(2005年)更因地球生态、气候变迁,你们人类已灾难频仍,如南亚大海啸;美国纽奥良因飓风而全市泡汤;台湾该年内亦是水患、土石流连连等等。而小环境往往又是随着大环境而变的。所以,我们中的另一株被你们人类称为H5N1的病毒,曾经又让你们胆颤心惊,手足无措。但你们人类仍旧没从垒次疫情中吸取教训,除了做一些等待,消极的防疫措施外(洗手、测体温、疫苗、研发新药等),鲜少看到你们人类的自我反省。

今年,我们重整旗鼓的新〝兵团〞新冠病毒(COVID-19)更是势如破竹的席卷世界,并且随时重组(reassortment)、突变(mutation)以对应你们的防疫举措。

就你们人类科学家的估计,地球上生活的90%的生命尚未被你们人类确认,你们对大自然中约5000种病毒的95%尚一无所知;在约100万种细菌中,也仅对其中的2000种做过定性。因此,就本次疫情让你们人类对我们高度关切之际,我们直言不讳地提醒你们,面对如此空白迷茫的微生物世界,繁茂的热带雨林是我们病毒、病菌的巨大栖息地盘,若你们再滥垦滥笩,必然可以预见,新的病毒在今后将不断出来找你们算账。你们在今后的日子里势必还会面临更大的惊恐和灾难。

还有更荒唐的是你们往往诿过于他,动辄大肆扑(屠)杀家禽、家畜。如此,宁可错杀亿万,不可放过一个的行为,如此大开杀戒,日后因缘果报将如何?你们人类难道都没一点戒慎恐惧吗?!

以美国为例,你们人类为了满足口欲,大规模集中营似的囚养家禽、牲畜类,使本来有着良好自愈力的家禽、牲畜,不但过着拥挤不堪、暗无天日的囚徒生活,随时被施打化学针药剂;吃太多含抗生素、生长激素等非自然添加物的饲料。肉鸡从出生到被宰杀,其生存时间往往仅两个月,而在这么短暂的一生中,牠们被迫与大自然隔离,严重运动不足,饲料中普遍缺少维他命、有机活性营养素等,如此,导致包括不正常生长、眼疾、视盲、怠倦、肾病、性发展阻碍、肌肉衰弱、癕痪、内出血、贫血、关节炎、抽筋以及变形的啄和关节肿大;在像沙丁鱼罐头般拥挤的鸡笼里,完全没有自由自在的活动空间,脱了毛的鸡皮不断地摩擦鸡笼的铁丝网,鸡罹患癌症的比例日益升高。美国政府曾报告公布,全美大部分鸡群中百分之九十的鸡染有癌症。如此不堪的生存条件,应该百分之百的鸡身心都被逼到歇斯底里的状态。这些〝囚禽病鸡〞,几乎毫无抵抗我们入侵的能力,所以,一但感染,可能就一发不可收拾。其实,这样的鸡只,纵算我们不入主(感染)牠们,你们人类也竟敢大口大口地吃下肚?!再有,你们有人就连蝙蝴类的野生动物也敢吃……

言归正传,我们再把话说明白些,我们寄生于自由自在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的野生禽鸟身上和寄生在被你们人类囚养的家禽身上,其结果是完全不一样的。总之,就像你们人类说的『天作孽犹可违、人作孽不可活』。

说到这里,请不要怪我们。大自然中,除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外,还有万物依存的动态平衡自然法则和因果法则。所以,只要你们人类懂得反璞归真、尊重自然、尊重万物,并不滥用药物及化学毒物、体健身强,并不要任意破坏生态,其实,我们也就拿你们人类没办法。偏偏你们人类自己不但不争气,还种下了太多恶因,提供了太多机会、空间让我们一展长才。或许,我们的存在,也是大自然『成、住、坏、空』的必要安排罢。再说清楚一点,你们人类大凡毁损自然、奴役众生、饮食不节,吃香喝辣、膏梁厚味、嗜酒抽香、日夜颠倒、物欲色欲、不知节制;贪、瞋、痴、慢、疑,无所不用其极的话,就会成为我们的最〝爱〞。或许,我们也是『替天行道』呢。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抑或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如何治疗

病毒(virus)与细菌(bacteria)有别。细菌是种活体(living organisms),在无限制的繁殖下,破坏宿主的组织细胞;而抗生素(antibiotics)类药品只可攻击细胞内支持细菌维生的酵素系统(enzymes),细菌终将被生物体之免疫系统(immune system)所扫荡。但无法杀伤病毒。

 

1. 任何病毒的最大对手,就是人类的自我免疫系统(Avirus’s worst enemy is the humanimmune system.)

变异冠状病毒(novel mutated coronavirus)或今年的新冠病毒(COVID-19)入侵时,一般健康的人很自然地有自体免疫力来对抗排出。祇因有时某些人无法作出及时的免疫对抗,于是有需藉助疫苗(vaccines)的预作准备。以2003年之SARS,虽仅7周就鉴定出新冠状病毒的基因图谱,(注:迄今,由于病因未能百分之百的确定,仅能以「疑似罹患病人」和「可能罹患病人」名之)。但往往一个新疫苗与抗病毒新药的研发最快也要待一年后才可望上市。事实上,时至今日,SARS疫苗并未研发成功。这期间不但已有数种变种出现,一年后可能又呈现新面貌。今年的新冠病毒(COVID-19)疫苗的研发,其实不会比当年SARS疫苗的情况乐观。

2、当年时SARS病患的治疗用药,基本上有三种:

2.1.    抗病毒药Ribavirin

其作用乃干扰细胞内部之病毒增生,缓降体内之病毒传播速度(Ribarin works by interfering with intracellular viral replication, slowing the infection’sspread within the body.),在抑住病毒增生之同时,也停止了正常细胞的所有功能(If you stop the replication, that means you stop the function of thecell.)。此外Ribavirin有其它副作用,如贫血(anemia),特别是在长时间、高计量的使用下。其实Ribavirin并非专为当年SARS病毒量身订做的抗病毒药,有美国实验室发现Ribavirin对冠状病毒根本无效。于是科学家希望能研发其它干扰素(interferon),藉以提升免疫系统。甚至有希望藉抗艾滋病毒的HIV药(如protease inhibitors, 蛋白质酵素抑制剂),也请了爱滋鸡尾酒疗法专家何大一医师来参战。但我们对冠状病毒认识不多,以致这些想法也是不确定。科学家更担心病毒之多变异性,以致新研发抗病毒药或疫苗,始终追赶不上病毒变异的。(Reference: Time, April 28, 2003)

2.2.   类固醇抗炎药物(corticosteroids)

 因为病毒入侵后,身体若有过度的免疫反应,会造成气管、肺部的发炎肿胀,以致呼吸困难、易喘,这是许多病人需接受氧气插管并接受类固醇抗炎药物(corticosteroids)的原因。而类固醇的副作用与其压抑免疫力和抵抗力,反而方便病毒和细菌的扩散是众人所知的。

2.3.    第三者球蛋白(globulin)

是希望藉血清的一些免疫力(serum immunity)帮病患一臂之力。虽然当年SARS病患的感染后致死率约在1/20 or 5%,但从以上疗程的用药观之,应该所费不赀,听说大陆台胞每天住院费及医药费需一万人民币。另以香港为例,免疫球蛋白M是由德国生产,可以抑压免疫系统异常的活动,但这类药昂贵,每瓶就需要二仟五佰元港币,一天要用三瓶,合计七仟五佰元港币。Ribavirin每瓶一仟四佰元港币,每天一瓶,只有类固醇一瓶仅数十元港币。总之,其费用之高,让人咋舌,不家破人亡也难。

(以上二、三小节由台北医学大学公共卫生学系林佳谷教授提供)

3.今年新冠病毒(COVID-19)病患的治疗用药

今年新冠病毒(COVID-19)病患的治疗用药,基本上其:

美国FDA虽然已批准让患者可用羟氯奎宁(hydroxychloroquine)氯奎宁(chloroquine)和日舒(Azithromycin)进行治疗却在开立处方时遇到困难。瑞德西韦Remdesivir(GS-5734)是一种正在研发试验的广效抗病毒药物(类似核苷酸),羟氯奎宁(hydroxychloroquine)……

所有以上抗病毒的药,其本质上以当年抗SARS的对抗疗法(Allopathy)没什么两样,只是换汤不换药:

(1)治标不治本。

(2)不可避免的医源、药源性病(Iatrogenic,drug-induceddiseases)后患无穷。

(3)其医药费往往让人倾家荡产。外电报导,近日美国一名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的高中教师丹尼斯(Robert Dennis)虽然出院回到家了,但身体仍持续在复原当中,先前他因为症状很严重,都在医院与病魔搏斗。现在他收到了治疗的费用收据,竟然高达 84 万美元(约新台币 2500 万元或人民585万)

如何趋吉避凶:

唯有做好体内、外环保,我们才能有好的免疫力,不但外邪不能侵,更不怕病毒之千变万化,应该是「魔(病毒)高一尺,道(自愈力)高一丈」。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知天知地,胜乃可全」这是兵法上的格言。所以,既然已知道什么是病毒,并知道其之最〝爱〞,请各仁人君子,尔后真的要注重环保,并洁身自爱,懂得趋吉避凶,才不会让病毒〝爱〞上。

「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黄帝内经),中医自古并不知「病毒」为何物,但中医却能很有效的防治「病毒」,而且中医也有病毒之说,只是中、西二者所称的「病毒」,内涵各异:

 

中医认为,外因必通过内因起作用。所以有「正气先衰、而后邪客之」之说,即病毒(病原体)是在人体虚弱、体质败坏时,才比较有机会乘虚而入,再与内在之病毒(体内的不良代谢废物),互为因果、恶性循环,如此,自然使人生病或危及生命。

还有,「邪之所凑,其气必虚」。这表示,虽然身强力壮,若接触到毒性较强的病毒,或是身处疫区,频频接触感染源,仍然有机会中〝奖〞(有如孤虎不敌众狼)。

所以,除了避免到疫区尽量少接触病源、勤洗手外,「洁身自爱」就必须要多花功夫了。关于如何做好环境卫生,增强免疫力进而趋吉避凶,相信这方面的报导也很多。不过中医与自然医学在这方面有非常完整的理论基础和因应之道。

大凡以中医药(包括食疗)防治疾病,都必须通过四诊八纲(辨证论治或辨证论食),才不会误用药、食,否则往往未蒙其利,却反受其害者大有人在。如免疫功能过当(紊乱)者,或体质实热者,吃了黄耆、红枣、桂圆、人蔘这类药、食,其结果是过敏得更厉害;体质虚寒者,吃了板蓝根【注2】、金银花之类清热解毒、性寒凉的药草时,犯了『虚虚实实』【注3】的中医之大忌,使其体质虚寒者,雪上加霜;体质实热者,火上加油。所以,一般民众除了找高明的中医处方外,千万不要自购中草药乱吃。

后学依据中华自然医学的学理依据,以「节医减药体内环保三六八健康促进系统工程」营造一个「正气存内邪不可干」的内环境,则没有条件被病毒〝爱〞上。

结语

有道是「我们不能决定气候,但可以转换心情」。同理,我们不一定完全了解病毒,但是,我们可以强化人与天地(自然)相应的意识,做好公共卫生,做好体内环保;谨守「节饮食、慎起居、适寒温」的养生原则。维持身心六通(观念通、二便通、经络通、胆管通、气血通、汗腺通);平时,就能少量食用一些灵芝、花粉等保健食品,就不致于,一个「风吹草动」就方寸大乱,草木皆兵。

综上所述,防治新冠病毒(COVID-19)等流感的有效挙措,除了做好公共卫生、戴口罩、勤洗手外,中医配合自然疗法才是有效无伤简、便、亷、效的良方善法。

请切记:「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者,往往成效不彰。

天佑众生!天佑中华!

【注1】『八纲辨证』中医通过望、闻、问、切四诊,了解身体内正邪的的消长,、阴、阳、表、里、寒、热、虚、实的动态变化(病机),方能辨证施治。

【注2】板蓝根,为十字花科植物菘蓝的根,味苦性寒,归心、胃二经,清热解毒,凉血利咽。主温病、发热、头痛,喉肿痛。

香港浸会大学中医药学会李致重教授认为:板蓝根在中药里属于清热解毒之类,它只是中医所讲的清热毒有疗效,但对于湿毒、寒毒所致之病,板蓝根就不相宜了。

【注3】『虚虚实实』寒、热、虚、实不分误用药物,使虚者更虚,实者更实。

参考文献:

林佳谷. 医学史与自然医学 2000.1

李致重. 非典型肺炎流行的中医思考 2003

陈紬艺. 自然疗法与中国医学

约翰‧罗宾斯(JOHNROBBIN)新世纪饮食(DIET FOR A NEW AMERICA )P.37-60‧2002.12

杨乃彦、李政育、孙安迪、何永庆等.《少来,病毒》 2003.6

何永庆. 别让禽流感等病毒〝爱〞上你 2003.04

 

作者:何永慶 社長

現任

  • 自然醫學文摘雜誌社 發行人/社長
  • 台灣 中華人類自救協會 理事長(2014~迄今)

  • 中華自然醫學教育學會健康促進教研中心主任(2009~迄今)

  • 自然療法雜誌社 社長(1999~2003)

  • 美國自然醫學研究院副主席/執行長(2013~迄今)

  • 香港體內環保健康促進學會 會長(2012~2017)

  • 高雄醫學大學囗腔醫學院兼任教授(2010~2011)

  • 大英聯邦國際學士院亞太健康醫學研究所 講師(2013)

  • 中國保健營養理事會專家委員會委員(2014)

  • 中國「CAC全國職業培訓與就業促進專家師資委員會」健康管理課程專家(2014)

著作

  • 《為癌細胞平反》(2008.4)

ISBN : 978-986-806-78-8-2          

  • 《清胃腸 淨肝膽 保健康》(2014.6)

ISBN : 978-986-6664-80-9

 

You may also like...